台州致富经:废旧五金也是“宝”

废物进口一直是国人关心的话题:如何在进口可用废金属的同时,确保“洋垃圾”被挡在国门之外?记者近日在浙江台州采访时找到了答案???变废为宝:逛台州知道浙江台州,因为那里的进口废金属拆解业很有名。 前不久去杭州海关面试,记者提出想去海关区台州看看。海关的同志高兴地陪同记者去了那里。 废五金也是“宝”车到台州,先到港口。 在海门港码头,记者看到成堆的进口废金属,一片漆黑。台州海关副关长周钦勋笑着说,这些东西在我们眼里都是“宝贝”。 他斩钉截铁地告诉记者,“洋垃圾”是过不了海关卡口的,能进来的都不是垃圾。 为了关闭进口,防止“洋垃圾”入境,不久前他们退回了一票含有放射性物质的废金属。 很多人把台州进口的废旧五金当成“洋垃圾”,其实是概念混淆。 其实废五金不是“洋垃圾”,而是国家法律规定可以作为原料进口的固体废物。 人们所说的“洋垃圾”是指11种废旧电器,如废旧电视机和显像管、废旧电脑、废旧显示器和显像管、废旧复印机等。,是国家禁止进口的。 因此,对进口的废旧五金进行验放,堵住“洋垃圾”的进口,也是海关的职责。 据悉,台州有大量进口废旧电器,是纯电子垃圾。 当记者询问海关同志时,台州海关副关长王赤雄坦言,确实有一些废旧电器,而且是国外品牌,但被国内用户淘汰的不是口岸。 台州拆解废弃物的来源很多,很多拆解企业也从全国各地收购废弃物。 王赤雄说,中国对废品进口的限制非常严格,海关绝对不会进口旧家电。 在海门港码头的院子里,除了大宗废金属,还有整齐排列的集装箱。 海关官员说它也含有废金属。 散货多从日本进口,集装箱从欧美进口。 海关官员说,每天都有四五艘载有废金属的船只靠岸卸货。 记者看到,两艘来自日本的散货船,其中一艘已经过检查,正在被码头工人卸下;另一名海关官员正在检查。 有关部门对进口过程中的废金属进行严格监管,记者亲眼看到:海关先与船方核对舱单及相关单证,确认无误后再对甲板废料进行检查;然后,检验检疫人员对货物进行检验检疫。 初验合格后,签署卸货通知单。 港口部门凭证卸载 卸货过程中,不断有人巡逻,卸到堆场后,要彻底检查,防止“洋垃圾”混入其中。 装运时,卡口24小时提供电子监控。 在这么严格的监管下,生活垃圾真的不可能从港口进来。 2002年2月,台州海关查获了466吨“洋垃圾”非法入境案件,是该关成立以来数量最大、性质最严重的一次。 不过,对于台州海关介绍废金属入境拆解后的后续监管,记者还是持怀疑态度。 在记者的印象中,拆解废旧金属的作坊多为小作坊,污水遍地,浓烟滚滚,气味刺鼻。 听说台州进口废金属拆解集中在一个叫路桥的地方,我就马上开车去了。 在去路桥峰江镇宝泉村的路上,记者一直盯着车窗,心想,到处都是洋垃圾,到处都是黑烟,这是很自然的事。 然而,直到车子驶近一个整洁漂亮的花园式大院,20多公里的路两边才看到非常体面的厂房和盛夏六月的江南景象。 零资源县成为富矿区拆解厂,记者有点惊讶。 这里有6个大型标准化工厂,绿草如茵,工厂里“循环经济是可持续发展的保障”的大牌子十分醒目。 怎么可能配不上“垃圾遍地”的拆解企业 总经理丁首先带领我们参观了展厅,并向我们详细介绍了拆解材料的用途。 被人看不起的破衣烂衫,在他眼里就是宝贝。 坐下来泡茶。丁没完没了地给我们念着《破破烂烂经》:台州是个资源匮乏的地方,当地人有经商的传统,从不放过任何赚钱的机会。 台州的废金属拆解,是从国外主动把“洋垃圾”送到台州企业拆解开始的。他们不仅不需要钱,一些国家还提供资金作为交通补偿。 目前,台州很多大型拆解企业都在一些国家设立了机构,聘请当地懂行的人收购废金属运回台州,以保证货源充足和商品质量。 目前,台州已从一对一拆解发展到建立台州拆解产业园,逐步成为全球进口旧电机最多的地区。 在来这里的路上,记者亲眼看到,在路桥凤江镇宝泉村附近3公里长的道路两侧,40家拆解企业组成了一个工业园区,占地1600多亩,这是台州市政府整治拆解行业的标准举措。 丁佩的齐河天地金属有限公司是园区最大的企业,所以他成了泰州市资源综合利用协会的会长。 他告诉记者,台州拆解业经过20多年的发展,不仅为当地五金生产企业提供了廉价的原材料,促进了当地五金制造业的发展,也为国内大型铜钢企业提供了原材料。 废金属拆解业把台州从一个金属矿产的零资源县变成了一个丰富的矿区。 废旧金属拆解形成的产业链路桥峰江工业园40余家企业全部加工进口废旧金属,年加工能力230万吨。 七天地公司年加工量23万吨,占十分之一。 分离出铜、铝、钢、硅钢片和塑料等。 仅这家公司去年再生铝的冶炼能力就达到近20万吨。 近年来,台州涌现出一批五金制造产业集群,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五金产业经济区。 如玉环的水路配件、阀门,路桥的电线、电缆、电机,温岭的空压机、水泵,黄岩、路桥、玉环的汽摩配件等。 使用的金属原料大多来自废旧金属再生资源。 台州地区生产的再生金属价格一般比原生金属每吨便宜2000到3000元。 通达县玉环使用铜球阀和汽摩配件的企业,年产值近百亿元,每年从峰江拆解回收基地收购废铜60多万吨。在温岭营业额近30亿元的水泵市场,大部分原材料也靠废金属;台州的支柱品牌如明星冷柜、飞跃缝纫机、钱江摩托车等产品的一些零配件也是用废旧金属制成的。 除供应本地企业外,台州每年还向国内大型冶炼厂销售黄铜近100万吨,如江西铜业、安徽铜陵、云南铜业等。 部分废钢主要供应给附近的宝钢和杭钢,年销量约100万吨。 目前,宝钢和杭钢已经在台州设立了专门的办事处来收购废金属。 他们的产品还出口到北美和欧洲国家。 在台州金属回收产业园,各种包车运输的广告随处可见,不时有满载的运输车辆经过。 目前,绵延8公里的几十个废旧金属市场和拆解场,在台州市路桥区和温岭市泽国镇的104国道两侧形成了一个颇具规模的社区。 据台州市经委调查,台州从事废旧金属材料运输、拆解、回收、利用、销售的有10多万人。 去年拆解回收企业销售额占台州工业总产值的7%,成为全国最大的废旧物资集散地。 台州拆解业分工明确。 全市有第六类、第七类废物进口、利用、拆解企业34家,各类回收企业157家,资源综合利用企业12家,拆解作坊50家。 去年,他们生产的再生铜比中国最大的铜厂还多????江西铜业当年产量很高。 作为一个没有金属矿产资源的地区,浙江台州在拆解业找到了独特的“矿源”,并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 面对环境污染的深刻教训,台州拆解业正悄然向高科技含量、高附加值方向转型。 “十一五”期间,台州应进一步延伸拆解业产业链,对拆解废金属进行深加工利用,提高附加值。 同时,政府要引导有色金属回收企业走出国门,争取多种方式参与国外资源开发和国际化经营,在资源生产国或第三国建厂,利用国外废旧有色金属资源,就地拆解,进行深加工。 “破烂经济”的贡献不可小觑。近年来,台州市政府部门有意识地引导大中型企业拆解产业向园区集中,建成了两个拆解产业园区。 据齐河公司记者了解,垃圾处理多为物理过程,不会产生新的污染物。 过去被焚烧的废物现在被机械分离;有些过去处理不了的东西,现在被砸成了铜渣、塑料粉,还能卖钱;如果绝对需要焚烧塑料物品,将使用符合欧洲排放标准的焚烧炉进行两次焚烧。 烟囱里没有烟,排放物里没有金属、二氧化硫、氮氧化物。 在这家公司的铝锭厂,高炉产生的热风循环利用,节能环保。 丁佩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冶炼一吨铜需要150吨铜矿石,600吨水,16000度电;冶炼过程中产生二氧化硫2.5吨,污泥9吨;生产一吨钢需要3.5吨煤。 回收铜、铝、钢不仅可以节约矿产资源,还可以减少环境污染。 齐公司废旧金属利用率达到98%,回收产品有黑色金属、有色金属、塑料颗粒、贵金属等。 与冶炼电解铝相比,废铝加工也有很多优势:一是回收率高,公司铝锭厂废铝回收率可达95%,与美国企业标准相当;二是能耗低。将废铝熔化成铝锭每吨仅消耗2千瓦时,而生产电解铝每吨消耗2000千瓦时。三是无污染,铝锭车间几乎没有异味,没有污染物排放。 丁佩还自豪地向记者总结了拆迁行业对经济社会发展的五大贡献:一是弥补了中国制造业对金属需求的缺口。 中国每年对铜的实际需求约为500万吨,占全球需求的40%以上。 中国的铜缺口很大,很大程度上依赖于金属废料行业的补充。 第二,为缓解社会就业压力做出贡献,尤其是帮助农民工就业。 拆迁行业是典型的劳动密集型行业。以齐河公司为例。目前,该公司有近2300名员工,其中大部分是农民工。 此外,还招聘了一些残疾人就业。 三是促进了当地物流、餐饮、服务等第三产业的发展。 台州进口废五金占海门港吞吐量的98%,是海门港的“衣食父母”。 第四,为国家提供税收。 2005年,台州海关税收12亿元,其中进口废金属税收10.4亿元。 他说的最后一点让记者感受到了“破烂王”的自信和想象力:有利于平衡中国与发达国家的贸易关系。 他说,中国从美国进口固体废物,仅齐河公司每年的采购就超过1亿美元。 记者在采访中感受最深的是,台州拆解业在环保和技术规模上都上了一个新台阶。 政府正计划让小型拆解企业进入园区。可以预见的是,台州的拆解行业会更加规范,更加注重环保。